李谨辰

窥伺者摇篮曲 01 失踪者?杀人犯?

     梁警官一边从车里下来,一边慌乱地往身上套他的制服。手中刚买的热包子被阳和县冬天的冷风一吹,不论多绝妙的美味,吃起来都有一种冰箱冷藏柜里的味道。梁警官胡乱塞两口就又装进口袋里,推开办公室的玻璃门走进去。


    “老梁,你快过来。”胡东平站在一个女人面前皱着眉,一看到梁远就像见到了救星一般,好不热情。


    “这又是干嘛的?”梁警官往旁边的椅子上一瘫,中年人的不堪就全显现在隆起的肚子上。


    “这位叫孟影,是来报案的。她男人,也是失踪了。”胡东平介绍完就匆匆离开,经过梁远的时候还煞有其事地拍了拍他的肩。


    梁警官从口袋里摸出半根皱皱巴巴的烟,掐了烧过的烟头,用打火机又点了起来,方才接着胡东平的话头,懒洋洋地开口问下去。


    “你男人失踪多久了?”


    “快一个月了。”梁警官这才注意到,眼前的女人身材臃肿肥胖,但五官却清秀分明,脖子以下的身体仿佛属于另一个人,样貌好似在哪里见过,梁警官却怎么也回想不出。


    “一个月,才来报案?”


    “他是医药公司的研究员,在外地工作,不常回来,我以为他回来一趟又回去了。”孟影回答得很流畅,没有丝毫慌乱,梁警官不禁感慨现代年轻人都把婚姻当儿戏,再说话时便不由得带了点脾气。


    “你倒是挺淡定的。”梁警官看着孟影,鼻子里哼了一声,于是起身拿出一堆材料纸甩给旁边的小警员。


    “记录的详细点。”小警员忙不迭地接过来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男人叫什么名字?”


    “刘忠实。忠诚的‘忠’、实在的‘实’。”


    “怎么知道他失踪的?”


    “公司打电话来,说联系不上了。和他有关的亲朋好友都联系了,这是名单。”孟影说着递出了一份密密麻麻的通讯录,上面清楚的标注了姓名、电话号码、以及与失踪人员的关系。一旁的小警员接过来不住地赞叹道:“太有心了,要是来报案的人都这么专业,咱们警察得省多少精力!”


    小警员说得没错,让梁警官心里犯嘀咕的不就是她的“专业”吗?梁远挠了挠发痒的胡茬,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头,用力摁灭在烟灰缸里。


    “既然你都这么门清了,那其他的信息就和他说吧。”梁警官冲着小警员扬了扬下巴,便头也不回地开溜了。



    太压抑了。

    梁远走到警局门口大口地喘着气,他生来对这种女人缺乏耐心与好感,每每与之相处,仿佛身在蛇窟,让人毛骨悚然。她们就好像一条条吐着火红的信子,匍匐在男人脚下的蛇,伏小做低的样子不过是为了有朝一日一口将其吞下。
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问完了?”胡东平小心翼翼地走到梁远背后,递了根烟过去。


    “没呢,里面那小年轻在问。”梁远接过来叼在嘴里,便掏出打火机打着火,向胡东平递去。胡东平凑近火苗吸了一口,拍了拍梁远的手背以示感谢。


    “这女的怪得很,自己男人丢了一点不着急,人员名单都拿来了,该不是早早备下的吧。”胡东平的猜测不是没有道理,但梁远就是看不惯他大惊小怪的样子。


    “这有啥的,我们该查还得查,说不清她指的路是不是弯路呢。”
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胡东平眨了眨眼睛,有些无奈的点点头。


    梁远在阳和县派出所干了20多年,与隔壁的绿藤市不同,这里几十年都出不了一起大案。梁远平常出警,碰见最多的就是酒后闹事,像今天这样接到人口失踪的大案子,往上数还是十几年前了。派出所里有一个算一个全在议论这事,特别是刚进来的小警察们,还没等具体安排就热热闹闹地开始调查了。


    整一天,梁远猫在椅子上看小警察整理的笔录,时不时有热血好青年自告奋勇跑进来揽活,梁远也真就笑眯眯地点头默许。


    “谁没有过这样年少轻狂的好时候呢?”梁远很能理解他们的一腔孤勇,索性老老实实当好庙里的泥菩萨。


    挨到下班的点,办公室里还是热热闹闹的,梁远收拾东西下班也不像之前那么光明正大,但刚走到大门口,就被白天做笔录的小警员从后面给追上了。


    “你干啥呢?跑得气喘吁吁的。”梁远歪着脑袋心里有些不耐烦。


    “梁队长,出事了!”小警员一边喘,一边带来了加班的讯息。


    “你好好说话!”梁远强装镇定。他从小警员眼睛里发现,这种喘息的源头并不是因为奔跑,而是因为恐惧。


    “咱们要找的失踪者,可能是个杀人犯。”


    坐进会议室以后,梁远才知道那个小警员叫季星。按照季星的说法,他早上给孟影做完笔录后,下午便又去了一趟孟影家里做详细调查。


    “孟女士很好沟通,直接就开门让我进去了,也主动带我去了她先生的房间,让我随便看、随便翻。”季星刚开始介绍情况,梁远就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他。


    “你是说,她和她男人分房睡?”
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样没错,孟女士的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的被子枕头,衣柜里也只有女人的衣服。不,应该说,整个家里就只有孟女士一个人的生活用品。”季星窘迫得满脸通红,但还是顺利做出了回答。


    “然后呢,接着说。”梁远挥了挥手,鼓励般地示意他说下去。


    “然后我就在刘忠实的房间里找到了这封信。”季星将封在取证袋里的信递给梁远,旁边的胡东平也伸长了脖子凑过来一起看。


忠实:

  展信安。

  思来想去,我觉得你还是不应该留在这里等警察上门,毕竟弟妹已怀有身孕,就算是被判过失杀人,等你出来也错失了陪伴孩子成长的宝贵光阴。因此我找到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供你藏身,今晚11点我会带你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9月16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吴启


    “这个吴启是谁?”胡东平满脸困惑。
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查到,孟影提供的人员名单里并没有这个人。”季星摇了摇头,显得有些丧气。


    “我觉得关键不是吴启是谁,而是根据笔录内容,孟影说她没有孩子。” 梁远打开随手翻开一页,摊在桌上精确地指出了信息的来源:


    “问:您和刘忠实是什么时候结婚的?

      答:一年半之前。

      问:那你们婚姻期间是否有孩子?

      答:没有。”


    “那她为什么要隐瞒呢?”胡东平看着梁远,就好像梁远的脸上有他要的答案。


    “这也不一定是隐瞒啊,也许是怀孕过、后来孩子又没了”一位年轻的女警官忍不住出声。


    “嗯,我觉得她说的可能性大一些,具体的还是要再调查。信纸上有查到指纹吗?”


    “除了刘忠实的,就只有一枚不像指纹的手指印。”季星说完捏了捏报告,看上去更丧气了。
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梁远来了些兴趣。


    “只有指印、没有指纹。”


    “就这样吧,一天内也只能发现这么多了。”梁远往后一仰,懒洋洋的开口安慰。


    “是是是,破案的过程就是发现问题,解决问题,咱们所里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案子,大家都辛苦了。”胡东平接过梁远不中听的话,乐呵呵地打圆场。


    出警局的时候胡东平快步追上梁远,和他一起朝停车场走过去。


    “老梁,你觉得这个案子要往上报吗?”胡东平深知自己的能力不及梁远,大事小事都先和梁远商议。


    “先不报,毕竟今天也只是猜测的比较多,等查清楚刘忠实到底杀了谁、还有就是那个叫吴启的,这里面肯定有事。”梁远站在车旁,伸手问胡东平要了一根烟。
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,咱们是先找人呢……还是先找尸体?”
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梁远拿着香烟把玩了一会,便郑重将其塞进口袋里。


    “说不定这两者根本没区别。”

评论(10)

热度(95)
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